[公公搞儿媳妇系列] [共28篇] [作者:不详]

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009-7-5 09:44 编辑

民间把法老公公和儿媳妇之间的暧昧关系叫扒灰。这种说法的来历,有人解释说:扒灰要弯腰跪在地上,这样就会把膝盖弄脏。膝和媳同音,弄脏了膝盖,隐义就是弄脏了媳妇。因此公公偷儿媳妇的隐喻的说法叫扒灰。这种说法出自李元复《常谈丛录》第八卷:"俗以淫于子妇者为扒灰,盖为污媳之隐语,膝、媳音同,扒行灰上则膝污也。"扒灰还有另外一些说法。

  有一种说法是庙里烧香的香炉,天天焚烧锡箔,时间长了,锡箔熔化积攒成了大块,和尚们就扒出来卖钱用。后来被一些人知道后,也来香炉里偷锡。因为锡媳同音,就引申成为老公公偷儿媳的隐语。

  再有说法是:民间的锡匠给顾客做锡壶,清理型砂时故意多刮下来一些锡,借此来偷去顾客的料。刮下来的锡就藏在炉灰中。等灰中的锡积攒多了就扒出来打成锡壶卖。这种说法的隐义和上面的意思相同。

  还有一种说法是和宋朝的王安石有关。王安石的儿子死后,他担心儿媳红杏出墙,经常去儿媳妇居住的院子监视,儿媳误会了,就在墙上题诗说:风流不落别人家。王安石见到后,用指甲把这句诗给扣掉了。墙是石灰墙,王安石的举动就被说成了扒灰。

还有一个版本说:有一次王安石走过儿媳的房间,看见儿媳睡在透明纱帐的床上,儿媳妇的肉体勾气了王安石的欲望,裤裆里的玩意儿渐渐支了起来。诗人王安石登时诗兴大发,在落满灰尘的墙上写了一句:"清纱帐中一琵琶,纵有曲意不能弹。"儿媳看到公公在墙上留下这样的词句,心里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就在公公的诗句后续上了一句:"愿借公公弹一曲,肥水不流外人田。"王安石看到儿媳的续诗,暗自高兴,正想和儿媳妇共赴巫山云雨,没想到儿子出现,他慌忙用袖子去擦拭墙上的字迹。儿子奇怪,问老父在做什么,王安石说:"在扒灰。"

但是还听到一位冬烘先生说过,扒灰一词不是出于王安石,而是出自大学士苏东坡。他说:一个炎热的夏天,苏东坡坐作屋子里,看到儿媳妇从窗前走过,在阳光的照射下,苏东坡透过儿媳妇的纱裙,看到儿媳妇两天美腿若隐若现,心里很冲动,就在落满灰尘的桌子上写道:"纱罗裙中两琵琶,欲弹琵琶礼上差……"正写着,儿媳妇走进了屋子,苏东坡不好意思写下去了,就借故走出了屋子。儿媳妇看到苏东坡的诗句,抿嘴一笑,在苏东坡的诗句后面写道:"借与公公弹一曲,肥水不入旁人家。"苏东坡看到儿媳妇的诗句大窘,赶紧把桌子上的诗句擦掉。因为诗句是写在落满灰尘的桌子上,苏东坡此举被称为扒灰。

  扒灰不管是出自王安石也好,苏东坡也好,反正结果都是一样:扒灰就是公公要干儿媳妇。傻瓜几句闲话说过,请各位狼友还是看后面现代人写的真正的扒灰故事吧――
                 
               
  爸爸替媳妇止痒
                 
                 
  这是南部一个依山傍水纯朴的乡村,翠绿的青山下,一湾流水横过山前。就在溪边的平地,有一个老社区,社区街道是条林荫大道,两旁尽是高耸的树木,而在林荫道的尽头,是一栋豪门巨院,那是一个古色古香的豪华建筑,一看便知主人必定是个地方巨富。
  仲夏的夜晚没有一丝凉风,炎热的天气真教人闷热得睡不着觉,寂静的黑夜传来几声狗吠……
  「爸爸……不行啊!」
  这时候从一间房子里面传出了女人的喘息声,仔细一听,那是从豪宅右边的书房里面传出来的,而在书房隔壁大厅门边,则有一对男女,正透过小小的门缝往里面瞧。
  只见书房中一男一女,男的约有五十几岁,长着一副绅士模样。女的看上去似乎年轻许多,大约三十多岁,不但面貌姣好,还拥有一副魔鬼般的好身材,身上那袭浅蓝色半透明睡衣,更使她显得性感万分。这两人坐在**上,男的从后方抱着女的,不断上下的抚摸女的躯体,同时亲吻其粉颈,而女的娇羞满面,媚眼如丝,小嘴吹气如兰。
  「啊!爸爸……人家现在是要和您讨论……后天您的寿宴事宜……啊……爸爸,您这样……弄得人家好痒……」
  男的一听,立刻将双手动作一变,一手搂住女的细腰,一手伸入露胸的衣领内,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嘴里说道:「宝贝!是要爸爸来替我的乖媳妇止痒了吧?」
  女的被吻得全身酥软万分,双乳抖动,于是附在男的耳根上娇声细语的道:「啊!爸爸……别摸了!痒死了,人家受不了了……」
  男的硬是充耳不闻,一手继续搓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翻开了裙摆,伸入三角裤内,摸着了饱满的阴户,浓密的草原,细细柔柔的,顺手再往下摸,阴户口已湿淋淋的,再捏揉阴核一阵,淫水顺流而出。
  女的被挑逗得媚眼如丝,艳唇抖动,周身火热酥痒,娇喘道:「亲爸爸!别再挑逗我了,媳妇的骚屄痒死了……我要亲爸爸……的大……大鸡巴干我……」
  毫无疑问,屋内这对男女的行为,显然是翁媳乱伦!
  没错,这对男女的身份正是公公和儿媳妇,男的,就是这栋豪宅的主人李德春;女的,是他的儿媳妇庄淑真。而在门外偷窥的那对男女,是李德春的老婆江秋兰和她们的儿子仁昌。
  秋兰颇具姿色,气质又好,虽已年过五十,但身体丰满匀称,由于长期锻炼瑜珈,平时又养颜有术,有着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体,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真是妩媚迷人、风情万种!尤其那肥大浑圆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捏它一把!
  她今晚穿着一件薄软的白色T恤,透过薄薄的T恤,丰满的双乳更显凸出。
  下身是一件能够紧紧贴在她臀上的窄裙,可以清楚的将她的丰臀显现出来。
  为了能清楚的看到老公和媳妇的淫戏,秋兰弯着腰,挺起高高的臀部对着儿子。
  老天!他竟然没穿内裤,屁股是又白、又圆、又肥大,而生满一片浓密粗长阴毛、肥突的阴阜上面,已经是湿漉漉、粘糊糊的。那淫靡的景像看得仁昌血脉贲张,呆在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