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鱼][翠微居未删全本][作者:茶叶面包][待 ..

  正文 序章

  东海神洲,在崇山峻岭的东面,在海的周边。有一个孤立的小山村,金沙村。

  金沙村,因为有着金一般美丽的沙滩的沙滩而得名。

  金沙村三面环海,是一个半岛。村里所有的民房都是面朝大海,背后青山。

  村民都靠打鱼和耕种为生,民风淳朴,与世无争。

  “莫爷,外边的世界精彩吗?”

  一个四五 岁大的孩童充满童趣的问。

  “精彩,当然精彩。”

  一个老者眼里充满了绚丽的神色,仿佛在回眸自己一段光辉的岁月。

  “怎么个精彩?”

  “那里的人都会飞檐走壁,如腾云驾雾一般。”

  “飞檐走壁?”

  “就行小鸟一样飞,无拘无束。”

  “那他们为什么要飞啊!”

  “因为他们要打抱不平,伸张正义。”

  “他们为什么要打抱不平,伸张正义?”

  “因为他们是江湖中人。”

  “什么是江湖中人?”

  “就是会飞檐走壁的人。”

  “江湖中人为什么要打抱不平,伸张正义?”

  “因为外面还有很多坏人。”

  “那我也要做江湖中人,莫老爷,你会飞檐走壁吗?”

  “你为这个干什么?”

  “因为我想学啊。”

  莫老爷连连点头,道:“我教你,但是前提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嗯!”

  小 孩认真的点头答应。

  三年之后。

  “师父,我已经会飞檐走壁了,算是江湖中人了吗?”

  “景天,会飞算什么?还要会舞刀弄枪才,练习内功,那才是真正的江湖侠客,才能打抱不平,伸张正义。”

  “师父,伸张正义原来要那么多规矩的?”

  “景天,你要知道,不练就一身好武功,你就只有被人打的份。”

  “这个我知道,每次我跟大狗打架,他都是只有被我打的份。”

  “你愿意做大狗吗?”

  “不做,我是杨景天。师父你说过,要让景天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英雄。”

  “不错,要做大英雄,就要做江湖第一。”

  “江湖第一,有什么好的?”

  “江湖第一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美女环绕。”

  “美女?”

  杨景天的眼睛突然发亮起来。

  莫老爷看着杨景天问起美女色迷的样子,实在不像一个七八岁的孩 童。不过他觉得很享受,人就应该有所追求。

  “江湖美女很多,其中最美的就要数缥缈峰圣女了。”

  莫老爷说着,眼里尽是赞美的神色。

  “缥缈峰圣女,有郭家二少奶那么漂亮吗?”

  “土豹子,缥缈峰圣女岂是郭家二少奶这等胭脂俗粉所能媲美的。”

  “可是在我眼里,郭家二少奶就象仙女一样美。”

  “我呸,仙女。江湖一百美人她都排不上,还想当仙女。”

  莫老爷一时之间,也急了。

  “江湖真有这么多的美女吗?”

  杨景天眼里尽是憧憬的神色。

  “只有江湖第一,才配拥有这么多的美人。”

  “师父,那江湖有鱼吗?”

  “靠,这是什么狗屁问题?”

  “师父,我们金沙村的人,餐餐吃鱼,没有鱼怎么行。”

  “江湖怎么会没有鱼,有江有湖的地方,都会有鱼。”

  “我以为只有大海才有鱼。”

  “你以为……算狗屁。”

  “我老爸说,大海里还有美人鱼……”

  “江湖里的美人鱼更多,到时候就怕你抓不住。”

  “哈哈,师父你大可放心,别的不敢说,抓鱼,我杨景天绝对是第一……”

  “那今天开始,我就教你抓鱼的本领。”

  “什么嘛!你要教我的是武功,抓鱼,我早就学会了,我老爸还不如我呢……”

  “啪!”

  杨景天的脑袋被敲了一下。

  “蠢啊你,你老爸教你抓过美人鱼吗?”

  “什么嘛!他都没有见过,怎么抓?师父,难道你见过……”

  “当然,要不怎么教你。”

  “好的,师父。我现在就去拿渔网和鱼钩……”

  “啪……”

  又一声清脆的脑袋撞击声。

  “美人鱼岂是用渔网、鱼钩来抓的。”

  “那用什么?”

  杨景天委屈不解的问道。

  “难道郭家二少奶是郭老爷用渔网抓回来的?”

  “那倒不是,但是郭家二少奶又不是鱼!”

  “臭小子,难道你不觉得她就像一条美人鱼吗?”

  “我又没有见过美人鱼,我怎么知道……”

  “靠!你还顶嘴……”

  “人家是不知道嘛!”

  “现在我就告诉你!”……

  正文 第001章 其师其徒

  月光笼罩大地,在金沙村的后面,是高峻的绝峰,峰顶长年被白雪笼罩着,崇山峻岭也隔断了金沙村与外界的联系。

  起伏连绵的崇山峻岭,在白雪的覆盖下,就象冰块雕出来似的,晶亮而寒冷。

  偶而雪地中凸出一株株罩满雪片的古松寒杉,映在一望无垠的世界,宛若一朵朵盛开的菇草,蔚为奇观。

  明月初上,淡光轻撒,更将此景蒙上一层淡青,就象洗过晨雾的水彩画,透出清幽恬静气息。

  月无声,雪无声,松无声,人也无声。

  崇山峻岭之下,莫老爷一阵感叹。

  杨景天就在他身后,他不明白莫老爷在感叹什么,于是道:“师父,你带徒儿来这里干嘛!难道要练黑夜神功?我可没有听你说过有这样一门武功。”

  莫老爷看着已经年近二十的杨景天,心里就充满了自豪。

  这小子,二十 岁不到,就长着一副魁梧健壮的身体,一百九十公分以上的身材,加上那张可以迷死万千少女少妇的英俊脸蛋,简直就是女人天生的克星。跟让莫老爷暗暗称奇的是,这小子竟然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教他什么东西,从来不用说第二遍。

  莫老爷全身所学,不到五年,全部给杨景天学完,那可是他五十年的积累啊,而且他自认聪明才学不比谁差,可是在杨景天面前,他算是服了。

  莫老爷叫到后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教的情况下,就把古典文学,地理医术,琴棋书画全部教给了杨景天。

  十几年过去了,莫老爷是每天都很害怕见到杨景天,因为他实在是没有料再教杨景天。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却是那么的自豪,因为他坚信,杨景天只要出了金沙村,必是武林百年不遇的武侠奇才。

  莫老爷心里充满自豪,嘴里却是责怪的道:“混球,你除了从我这里学东西,就不能有其他的事情吗?”

  杨景天道:“师父,你不是吧,两个大男人,聚在一起能干什么?下棋,比武,你都输了……”

  莫老爷气愤的道:“谈心不行吗?”

  杨景天道:“谈心,你还不如杀了我。”

  莫老爷从怀里拿出一瓶药,递给杨景天,道:“把它吃了。”

  杨景天立即紧皱眉头,苦瓜脸的央求道:“这鬼东西,我都吃了快十年了,还要吃,每次都让我难受死。不吃。”

  莫老爷道:“懂什么,这是千万人梦寐以求的宝贝,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徒弟的份上,我才不给你吃。”

  杨景天理直气壮的道:“屁,梦寐以求的宝贝,谝谁呢?这明明是我五 岁的时候,你在山里打死大蛇,抓了几只蛤蟆,加上湖底几只老龟熬成的臭丸。”

  莫老爷道:“你记得倒是很清楚,不错。但是那几样东西可是大有来头的,那蛇的名字叫金血蛇,蛤蟆叫狮虎蛤,那湖底老龟是万年青。你读过医术,应该明白它们的功效。”

  杨景天惊讶的道:“狮虎蛤的内丹属于至阳之物,人吃了它之后,体力会变得异常惊人,据说可以增加数百年的功力;金血蛇乃天下至毒至淫之物,但是人一旦吃了它的胆却是百毒不侵;而万年青龟天下,人一旦吃了它,耐力就会变得无穷无尽,甚至可以延年益寿。”

  莫老爷点点头道:“不错,再加上我收集的天山百年一开的雪莲花,银海千年灵芝及高丽的万年人参这些至阴之物作为药引,天下至阳、至淫之物,在你体内,将你体内的奇经八脉变成一个无尽的宇宙世界,现在你的体内已经蕴含了九阴九阳的重体,毫不夸张的说,你不但百毒不侵,甚至已经是刀枪不入。否则以你这般年纪,怎么可以敌得过我这身七十年的功力,都是拜这丹药所赐。”

  杨景天一手接过莫老爷的药瓶,一边不服气的道:“这丹药这般好,你为何不自己服用。”

  莫老爷长叹道:“我已进入古稀,吃了也不会吸收到哪里去,除了可以延年益寿之外,没有多大用处。”

  杨景天狡猾的望了莫老爷一眼,道:“师父,你是不是偷偷吃了不少。”

  莫老爷气愤的道:“什么叫偷偷吃了不少,这药是我配的,吃几颗是天经地义的。”

  杨景天打开药瓶,一口把药全部吞下,道:“师父,竟然有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一次给我吃完,还三个月才给一颗,害我十年都没有把它吃完。”

  莫老爷见杨景天一口把药吃完,狠狠的在他头上拍打,心疼的道:“臭小子,谁让你吃完了。暴珍天物啊!你好歹也是读过医书的人,这点常理都不懂,难道生病的人,一次把医生开的药全部吃下就可以好了吗?吸收是关键。”

  杨景天傻了眼,道:“师父,都怪徒儿太兴奋了。”

  莫老爷气道:“我看你是担心我要回来吃才是。”

  杨景天委屈的道:“师父,你这样说徒儿就不对了,徒儿可从未这样想过,要不,现在我吐出来给你吃。”

  够恶心的话,在杨景天嘴里说出,是那样的让人情不自禁会心的发笑。

  莫老爷道:“算了,不吃也吃了,但愿不要把你这小子撑死才好。”

  杨景天高兴的道:“这个你放心,师父,不是徒儿吹牛,那顿我不吃七八碗饭,十条鱼。消化能力一流,绝对不会暴珍天物的。”

  莫老爷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给杨景天道:“这个你拿去吧。”

  杨景天接过一看,是一本书,封面没有名字,打开内页,只见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体,他依照着顺序看了下去。只见上面清楚的写着:“此神功为‘御女神功’,修练此神功者必须是百年不遇之练武奇才,否则后果自负。若有缘者修成之后,包管君征战美女,所向无敌。”

  杨景天一看,递给莫老爷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原来是这样的一本破书,不看。”

  莫老爷一惊,以前杨景天巴不得天天有东西学,有书看,今天是怎么了,道:“这可是我的宝贝,从未舍得拿出来。我是见你快成年了,才让你看的。”

  杨景天道:“写这本书的人也太小瞧人了,什么后果自负,吹牛。”

  莫老爷道:“你不是要我教你抓美人鱼的方法吗?这就是最厉害的方法,你不学。”

  杨景天故作正经的道:“不学。”

  莫老爷突然看到他嘴角的微笑道:“好小子,你是不是偷看了。”

  杨景天高兴的道:“这样也被你识破,师父,你太厉害了。”

  莫老爷觉得自己受了极大的侮辱,伸手去抓杨景天,不料杨景天微微一跃,就逃离开来,道:“师父,今晚没什么事情,徒儿就告辞了,明天再陪你。”

  杨景天当场把莫老爷气得直跺脚捶胸,大呼:“不孝之徒!”

  杨景天早就远在数里之外,对莫老爷的责骂,丝毫没有听在耳里,更不要说放在心上。

  正文 第002章 救美

  回到家里,路过父母房间,只听里面不断传出阵阵的吱作和呻吟。杨景天知道父母又在亲密无间的过夫妻生活了。不由一阵烦躁,道:“爸,妈,你们就不能小声点。”

  杨景天的父亲杨顺一听就来劲的道:“臭小子,你不去找莫老爷喝酒去,回来作什么。没有我跟你妈这样,能有你出来吗?”

  杨景天道:“什么跟什么嘛?你们这样严重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特别是休息时间。”

  杨景天的母亲金兰听了,道:“景天,你就玩去吧!我跟你爸一会就好。”

  杨景天道:“半夜三更,我去哪啊?你们哪次不是说一时半会的,可是哪次都做足一两个时辰,还让不让人活命了。”

  “臭小子,你敢顶嘴!不想活了。”

  杨顺听着儿子这么说,就要冲出来。

  杨景天一听,连忙闪出门外。

  金兰把丈夫拉住,道:“孩子他爹,你这是做什么?”

  杨顺道:“这小子,都不知道是不是我亲生的,高大得吓人,而且经常跟的作对呕气。”

  金兰“啪”的打了杨顺一巴,道:“混蛋啊你,景天不是我跟你生的,难道我还能跟别人生去。”

  杨顺嘻笑的抱住娇妻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都是那个莫老头,把景天给带成这样子。不过他那脾气跟我都是蛮像的。”

  金兰依偎在老公怀中娇笑道:“景天可比你聪明了。”

  杨顺道:“他打鱼的本领有我一半就不错了。”

  金兰道:“那可不一定。”

  杨顺道:“好了,不管他,我们再来!”

  “嗯……”

  金兰依偎在丈夫怀中,杨顺一把将她抱上床,又开始了男人与女人的激情战争,顿时炮声隆隆,莺声袅袅……杨景天就不一样了,一边往外走,一边大发牢骚。

  “老大,老大!”

  只见迎面一个人影急匆匆的向杨景天跑来。

  杨景天一看,是自己的玩伴林昊,杨景天叫他“耗子”“耗子,半夜三更你叫什么叫,家里死老妈啊!”

  林昊一听,拉下苦脸道:“老大,好歹你也是个头头,怎么能这样说话,这可是会让兄弟心凉的。”

  杨景天一把敲打林昊的脑袋,道:“就凭你这句话,就该揍上一顿,老大也是你教训的。”

  林昊连连求饶道:“老大,我是发现紧急军情才来向你汇报的。”

  杨景天一听,来劲的道:“什么军情,大狗他要对我们采取行动?”

  林昊道:“比这个有价值多了。”

  杨景天道:“那是什么?”

  林昊道:“大狗跟他后妈干上了,就在林子那边。”

  杨景天一愣,道:“什么?你说大狗把郭二少奶给干上了,这个人渣。”

  大狗是杨景天在金沙村唯一的打架对手,大狗名字叫郭武。郭家是金沙村的首富,郭武的老爸是郭麟,娶了五个老婆,生有一女一子,儿子就是郭武,比郭武更早出生的就是他的姐姐郭金。郭麟五个老婆中,最漂亮的就数第二老婆何卓芳,也就是杨景天经常说的仙子下凡。

  何卓芳本是杨景天的邻居,因为父母贪财,就把她嫁入郭家。何卓芳嫁入郭家,杨景天才四 岁,但是杨景天至今还觉得,在金沙村里再也没有比何卓芳更美的女人。因为在海边住的人,受海风吹,日晒雨淋,那肤色难免都是古铜褐色的,就连大姑娘也不例外。唯一的例外就是何卓芳,她的肌肤就像峰顶上的白雪一样娇嫩,让人心动。

  加上那丰满跳跃的胸脯,小蛮腰,高挑的身材,那一双水旺旺的大眼睛,简直就是仙女下凡一样的动人。

  杨景天始终认为何卓芳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至少在他出金沙村见到其他女人之前,他都会这样认为。

  这时,杨景天跟林昊赶往树林,正好及时赶到。

  树林里即将发生的一幕,让杨景天怒不可遏,大狗竟然要对何卓芳霸王硬上弓。

  “不要……小武,你放开我!”

  娇美的何卓芳在呼喊,在寂静的夜空里显得格外清晰。

  “二娘,我早就喜欢你了,今天终于可以如愿,你就从了我吧。”

  大狗郭武无耻的说道。

  放眼望去,密林中的一块草地上。赤裸的郭武正要对美妙的何卓芳进行施暴。

  郭武看上去二十来 岁,身体肥胖,块头不小,压得那何卓芳不能动弹。

  何卓芳年纪大概二十五六 岁,有着一张如花娇美的粉脸,眉目如画,俏脸晕红,那赛雪的肌肤,显趁出耀眼的光辉,把照射而下的月光都反射回去,真是天生的尤物,十足一美人儿。

  “大狗,你干什么?”

  杨景天大喝一声,出现在了郭武和何卓芳的面前。

  郭武抬头一看,只见杨景天正怒不可遏的看着自己,不由全身一颤,爬起来道:“杨景天,你……别……别乱来!”

  郭武自从会打架以来,跟杨景天打架就只有被打的份,此时奸情被撞破,心虚不已。

  杨景天迎上去,“砰!”

  狠狠的揍了郭武一拳。

  “啊!”

  郭武一阵惨叫,一个踉跄,飞出一丈之外。

  杨景天愤恨的道:“滚,马上滚,否则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郭武哪里敢说什么,连滚带爬逃命去了。

  林昊上来道:“老大,我没有说错吧。”

  杨景天见何卓芳衣服被撕得破烂,衣不遮体,急忙脱下外套给她披上。

  何卓芳惊魂未定,喃喃的道:“谢谢你,景天。”

  金沙村不大,就两百来户人家,所以平日大家也都算认识。而且杨景天是出了名的英俊小 伙,村里多少姑娘都盼着做他的媳妇。

  一旁的林昊被何卓芳那雪白肌肤,半裸的躯体给迷住,材娜苗条,腰如柳,臂若藕,股似雪球,两腿修长,那高耸胸脯早就裂衣而出,半弧如白乎乎大馒头一样乳房格外诱人,哪样不是线条柔美。原来女人的身体是这般的诱人,难怪大狗会把持不住,就是自己看了,也要忍禁不住。

  林昊这样忍禁不住,杨景天又何尝不是。在他给何卓芳披上外套的那一刻,他看见了林昊那贪婪的目光,于是咳嗽了两声,道:“我说耗子,没看见老大我没有衣服穿了吗?快给我找衣服去。”

  林昊连连点头应是,但心里却埋怨不已,什么狗屁兄弟,好东西也不让做兄弟的多看两眼,有什么了不起,要不是我林昊把你带来,你杨景天能有今天的英雄救美。

  杨景天见林昊不动,于是道:“我说耗子,你是不是不满意啊!”

  “老大,那能啊!耗子只是不知道去哪里给你拿衣服。”

  杨景天道:“当然是我家了。”

  林昊道:“这么夜了,我怎么拿啊。”

  杨景天道:“那就去拿你的借用一下。”

  林昊道:“我的衣服不合适你,老大你也不对照看看,你是什么身材,岂是耗子能比拟的。”

  杨景天见林昊就是赖着不走,心里有气的道:“快去,别给我罗唆。”

  “是,老大。”

  林昊走是走了,但嘴里还是非常不满,一边走一边发着牢骚。

  杨景天见林昊远走,一颗石头终于放下,想到自己此刻能与梦中美人共处,一股热浪顿时从心底涌起,直灌身上的奇经八脉。

  刹那,一种燥热烧遍全身。

  何卓芳在夜色之下,看见了杨景天的眼里,充满了燃烧的火焰……

正文 第003章 月下之心

  杨景天见何卓芳衣衫不整,羞涩的低垂着头,皓齿紧咬下唇,瑟瑟颤抖,心中颇为怜悯。

  杨景天面露微笑,道:“卓芳,大狗已经被我打跑了。来,站起来。”

  说着伸出右手。

  何卓芳抬起头来,望着杨景天看。羞涩惊讶的道:“你叫我卓芳?”

  杨景天清楚看着何卓芳,那眼瞳深邃,樱唇修鼻,体态纤弱,我见犹怜之感。于是微笑的点头道:“我一直都想这么叫你,因为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何卓芳羞涩的脸顿时一红,低低的道:“景天,我都已经嫁人了,怎么还算得上漂亮……”

  杨景天微笑的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在金沙村,我还没有见那个大姑娘小媳妇比得上卓芳你的?”

  何卓芳俏脸一红,低低的道:“小时候,你可没有这么滑头,像个小 弟 弟。”

  杨景天冤枉的道:“我可不是小 弟 弟了,再过一个月,我就二十 岁了。按照村里的规定,我可以独自出海打鱼了。”

  何卓芳扯了扯散乱的衣襟,嗫嗫嚅嚅地道:“我……我还是习惯你叫我做卓芳姐姐。”

  说着,俏脸又是一红。

  杨景天却道:“对了,卓芳。你怎么会再这里,又会遇上大狗这个混蛋?”

  何卓芳满脸突然愤怒的道:“我从玛祖庙许愿回来,被郭武骗来这里,没有想到他……他竟然……”

  说着,不由抽咽起来。

  杨景天甚至怜悯她,将她扶起,不料何卓芳只觉全身乏力,脚下一个不稳,竟跌在杨景天怀里。

  那种软香温玉的感觉,让杨景天全身一颤,女人的芳香,柔软,还有温暖,差点让杨景天忍不住紧抱她。

  何卓芳轻呼一声,大感娇羞,竟昏了过去。

  杨景天知她先前惊吓太甚,又已疲困,身子虚弱,便扶她到树下休息,自己坐在她身旁照料,心里有着。

  杨景天细细端详,只见衣裙的破洞中露出剔透的肌肤,衣襟被风拂动,隐约可见酥胸在急促的呼吸下缓缓起伏。杨景天心中一动,凝视那张秀丽的脸庞,乌黑的发丝虽然散乱,却不失娴雅。

  杨景天深呼吸一口,道:“你休息一下,等耗子来了,我就送你回去。”

  “不,我不要回去!”

  何卓芳失声叫道。

  杨景天一愣,道:“但是那毕竟是你的家。”

  何卓芳幽幽的道:“我从来不把哪里当成自己的家,父母为了那一百两,就把我卖了。有时候,我觉得这世界真有点不公平。”

  杨景天实在没有想到何卓芳脑子里会有这样的想法,道:“你一直反对这场婚姻。”

  何卓芳坚定的道:“当然,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件物品,但是我却无法反抗,很多时候,我情愿死,但是又不甘心。”

  杨景天的好奇彻底被何卓芳激发,道:“卓芳,你说自己不甘心?”

  何卓芳道:“如果我就这样死了,我真的不甘心。来到这个人世,我还没有尝试与被爱,那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

  杨景天道:“你要追求爱情?”

  何卓芳点点头,道:“虽然我过了少 女怀春的年纪,但是我还是有梦,梦想着一天遇上自己的爱情。”

  杨景天淡淡的道:“遇上了,你又能如何?”

  何卓芳简单的道:“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就是死,也在所不辞。”

  杨景天一惊,万万没有想到何卓芳心里竟然还有这样的梦想,而且是如此的坚定,看来女人一旦爱起来,真的会不顾一切。

  杨景天感叹的道:“卓芳,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梦想的对象?”

  何卓芳羞涩的低垂着头,没有回答杨景天的问题。

  杨景天淡淡的道:“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梦想,就像我。就渴望走出金沙村,到外边的世界去。”

  何卓芳一愣,道:“外边的世界,我听我父亲说过。自二十年前那场地震把金沙村与外界联系的通道断绝之后,除了莫老爷,我们金沙村从未有外人来过,也没有人出去过。不过据村里的前辈说,外边可精彩了。”

  杨景天道:“卓芳,难道你也没有到外边的世界去过吗?”

  何卓芳道:“我父母带我出去过,但是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我没有多少记忆了。”

  杨景天点点头,何卓芳今年二十六 岁,金沙村与外界的通道早在二十年前断绝了。如此计算,何卓芳到外边去的时候,也不过是她五六 岁的事情。

  何卓芳却兴奋的道:“我记得母亲当时给我卖了一串冰糖葫芦,好吃极了,我还带回村里显耀,小伙伴们可羡慕了。”

  杨景天道:“不管如何,我一定要到外边去看看,莫老爷说,江湖是最精彩的世界,没有闯荡过江湖的人,肯定枉费一生。”

  何卓芳兴奋的道:“我也想去。”

  杨景天高兴的道:“等我找到了出路,带你一起去。”

  何卓芳像小孩一样跳起来欢呼道:“太好了,我一定要去。我们拉勾。”

  杨景天的手指勾上何卓芳小手指的时候,一股温暖霎时传遍他的全身。

  这时晚风吹起,凉意大增,杨景天便欲再解下外衣,披在何卓芳身上。但是身上已经仅剩一件内衫了,他实在不好意思。

  何卓芳细声的道:“景天,我不想回去,你陪我走走好吗?”

  忽然杨景天仰天长啸,声达四野,树叶都被征得片片落下。何卓芳吃了一惊,说道:“怎么啦?”

  杨景天收声一笑,道:“你是怎么啦才对?这里就你我二人,说话何必这样细声细气的,可多不自在!”

  何卓芳一听,禁不住噗嗤一笑,大声道:“景天,我今晚不想回家……我想要你陪我逛逛……”

  才大声不了几个字,颇觉不好意思,又压了下去,显得十分腼腆。

  杨景天见她初展笑靥,如是春暖花开,娇柔典雅,不觉一阵迷乱,微一定神,心里想着能陪村里第一美女闲逛,自然是美差,何乐不为。于是朗声高兴的道:“卓芳,我们走。”

  小村明月,在杨景天和何卓芳散步所到之处,充满了一种浪漫的味道。

  金沙村虽然是隔世的桃源美地,但是如此浪漫花前月下,还是第一次出现……杨景天却不知道这短暂的浪漫,差点给这个宁静的小村庄带来一场毁灭性的浩劫。

  正文 第004章 月下情

  金沙村群山脚下,有几个碧绿优美的湖泊,平日里很多村民在这里洗衣游泳的。但是到了夜里,这里就没有人光顾了,毕竟这里的湖泊离居民住所有一段很远的距离。

  杨景天带着何卓芳来到这里,只见月色倒影在湖泊之上,显得格外的清冷宁静。

  湖泊的四周是茂密的森林,天籁之声不是传来,异常的清脆。

  何卓芳望着明月,感叹的道:“月夜好美!”

  杨景天微笑道:“卓芳,你不会是想这里过上一宿吧?”

  何卓芳微笑的道:“有何不当吗?”

  杨景天晒然的道:“没什么,就是冷了点。”

  何卓芳道:“我真的恨透了郭家父子,真想找一处没有人的地方住下。”

  杨景天道:“今晚,至少我可以为你做到。”

  何卓芳一愣,道:“只有今晚吗?”

  杨景天也愣住了,他不是笨蛋,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狂跳,但是却不敢肯定她的答案,毕竟幸福有时候来得太快、太突然。

  这难道不是他杨景天梦寐以求的事情吗?

  金沙村里的天仙美人,自己心里的女神,正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杨景天道:“有些事情,要过了今晚才知道答案。”

  何卓芳道:“看来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事情的本身往往会改变人的命运。”

  杨景天道:“但是一些人的出现,往往会改变一些事情。”

  何卓芳一愣,道:“你会是那些人中的其中一个吗?”

  杨景天微笑,道:“你认为呢?”

  何卓芳微笑,只有微笑才能表达她内心的快乐。“当然,你是村里唯一可以改变规则的人。因为你是这里的强者,强者通常有权利改变一切。”

  杨景天微笑,因为他自信的知道,何卓芳所言不虚,在村里,没有人比自己更强。他完全可以主宰金沙村,既然自己是强者,那是不是表示自己可以随心所欲?杨景天没有继续想下去,那是很累的事情,他不否认,有时候书看多了,反而放不开手脚。

  杨景天仰首望月,感觉冰凉的月光下,竟然全身是一团火热。

  何卓芳此时却是面色喜色,梨涡浅现,柔声道:“景天,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杨景天笑道:“卓芳,何顾这般见外,但说无妨。”

  何卓芳满脸通红,双手紧握在一起,偏下头去,只听得一个如蚊细语:“请……请你替我看看四周有没有人……我、我想……我想在湖里洗个澡……”

  一番话说来,丝毫不敢抬头,十指搓揉,显得既羞怯又不安。

  杨景天四下环顾,来到一块巨石前,登顶远眺道:“卓芳,不妥。这里有人。”

  何卓芳一惊,失声道:“真的?那我们快走吧。”

  杨景天哈哈大笑,道:“走去哪里?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仅此而已。”

  何卓芳霎时明白是杨景天在逗自己,又羞又气,娇嗔责怪道:“景天,你竟然拿我开心……”

  说着,心里一阵狂跳。

  杨景天道:“卓芳,要洗澡趁早,不然真有人来,就麻烦了。”

  何卓芳心头突突而跳,低声道:“多谢你,景天!”

  她缓步走到湖边,心思一片迷乱,想着想着,她轻轻除下了杨景天的外袍,解开了破损的绸衫,如同蛹化彩蝶,展现出了人间罕有的美丽姿态……杨景天在湖边巨石之上,虽然背对湖泊,看不见河中情景,但凭着内力精湛,耳朵却是听得明白。耳听衣服窸窣褪下之声,足踏浅水之音,又听到了“泼啦、泼啦”的弄水之声,偶尔听得银铃般地浅笑,清脆动人。

  很多次,杨景天都想转头,但是想到那不是君子所为,就放弃了。

  但是何卓芳的洗澡却好像没完没了一样,良久都没有结束。

  杨景天心里一阵迷芒,湖中的美人,不正是自己日夜思念的仙子吗?为什么到现在,自己却不敢面对。她一个女人家,竟然敢在一个男人面前洗澡,就证明她对自己是有意思的,最起码是信任的,既然郎有情,妾有意,他杨景天还担心犹豫什么呢?

  什么狗屁君子作风,那都是骗人的。

  自己都快二十 岁了,按“御女神功”上说,是时候举行自己的成人礼。想到“御女神功”杨景天全身就一阵阵火辣涌上全身。

  杨景天深深吸了口气,长声一吐,心情稍加平复,但是这个时候,何卓芳洗澡泼水的声音清晰传入耳中。

  杨景天终于忍禁不住,微微转头,忽闻何卓芳“啊”地一声惊叫。

  杨景天循声望去,却不禁呆住了。

  原来何卓芳一直就在自己身后洗刷,半月掩照下,月影投过何卓芳侧身,衬出了纤纤身段,曼妙娉婷,肌肤如温软白玉,竟与月光如是一色,溶溶不分。

  何卓芳见杨景天突然转首望向自己,很自然的惊呼起来,双手本能的轻抚胸部,遮挡身上敏感诱人的地方。

  何卓芳原本散乱的长发已洗得如绸缎一般柔顺,披洒开来,水纹连连,看见杨景天怔怔的看着自己,何卓芳又惊又羞,双手挡在胸前,身子急忙躲到水中,只露出头来。

  杨景天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了,直到何卓芳全身躲到水中,才如梦初醒,失声叫道:“抱、抱歉!我只是担心你,所以……”

  想转回身,但是身体怎么也没听使唤。

  两人对视,气氛甚是尴尬,两人都说不出话来。但见何卓芳肌肤皎于明月,粉脸却是红如霜枫,时而抿嘴,羞不可抑,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杨景天有点忐忑的道:“我刚才实在唐突了……”

  说着,伸手去抓起何卓芳的玉手。

  杨景天只觉她手掌柔软,不禁心神一荡,向她一望。何卓芳双颊飞起红云,挣扎放开了他的手,跑了开去。

  杨景天怔了一怔,仰望夜空。村里没有几个漂亮的女人,何卓芳是一个异数,从他懂事开始,何卓芳就映入他的心田。他少 年春梦里的所有对象,都是以何卓芳。自从偷看了莫老爷的“御女神功”杨景天对何卓芳那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和不可抑制起来。

  看着何卓芳挣脱跑开,杨景天顿时不知所措,但是身体一种强大的推力让他向前。

  何卓芳没有跑出几步,杨景天就拉住了她。

  何卓芳一个踉跄,整个人倒入杨景天的怀中,一阵清幽淡香,从何卓芳身上传来,竟然是这样的美妙动人。

  正文 第005章 月儿羞

  杨景天抓住何卓芳的柔漪,微微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跑?”

  何卓芳一愣,幽幽的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太突然了。”

  杨景天道:“是不是我吓着了你?”

  何卓芳摇摇头,轻轻叹息道:“是幸福来得太快。”

  杨景天一阵惊喜,道:“你觉得自己幸福?”

  何卓芳脸上满溢着幸福的表情,道:“如果你早出生几年,一切都会变得完美。”

  杨景天激动的道:“现在也不迟,其实,我打心底里就一直喜欢你。”

  何卓芳一听,登时大增娇羞之态,娇羞的道:“别这样说,我们年龄差别太大。”

  杨景天道:“那郭老头比你还大三十,你才大我几岁,这算什么?”

  何卓芳道:“可是,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从来没有女人比男人大近十 岁的夫妻,而且我还是别人的小妾。”

  杨景天上前进逼的道:“这重要吗?我不在乎,如果让我在金沙村选择自己的老婆,我只挑你。何况你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而你也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爱情。”

  杨景天的话咄咄逼人,充满了男人的霸气,何卓芳的芳心被他彻底的叩开,甚至变得芳心大乱,不知所措。

  杨景天不等她回答,继续的逼近,道:“我知道,你爱我,就像我爱你一般。我能感觉得到你心的跳动,还有你追求爱情的渴望。在金沙村你,我是你唯一的选择,难道不是吗?”

  世上没有比杨景天更霸道的“强白”强迫别人接受的表白。

  何卓芳本有许多话要说,可是在杨景天“强白”的进逼下,所有的语言都变得那样的苍白。

  何卓芳当下低着头道:“别……别这样!我……我……不知道!”

  杨景天本已心悸神摇,听得她软语之声,不禁紧紧的搂住了何卓芳,轻声道:“卓芳,你要相信我,只有我能把你带离这里,也只有我,才能给你想要的幸福。”

  何卓芳听他如此说,又是害羞,又是欣喜,低声说道:“其实,我……我早就许了……但是我这不干不净的……我怕你不喜欢……才……才……”

  杨景天仍是轻轻抱着何卓芳,微笑道:“没有啊,刚才你在湖泊里不是洗得干干净净了吗?”

  何卓芳抬起头来,神态既羞赧,又带着些许兴奋,柔声道:“景天,你……你救了我,待我又很好……”

  说着顿了一顿,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轻声说道:“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只是……怕……嗯……”

  没有等她说完,杨景天就再无考虑,紧紧抱住怀中佳人,吻上她的双唇。

  “啊……”

  何卓芳轻呼未毕,粉唇已被封住,星眸微睁,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一时但觉周身四肢暖洋洋、软绵绵地,再也使不上半点力。直到吻毕,才渐渐睁开眼睛,眶中隐隐有湿润之意。

  杨景天慢慢地让何卓芳躺在草地上,小心地解开了她长袍的腰带,像是对待珍而重之的宝玉一般,唯恐稍有侵损。拉住衣襟,轻轻向左右褪去,现出白皙的肌肤。何卓芳“啊”地轻叹一声,玲珑精巧的乳房不安地微微摆动。

  “卓芳……”

  杨景天将她的衣襟拉开到了双肩,停下了动作,凝视着何卓芳。

  何卓芳柔弱无力地躺着,将红晕的脸别了过去,稍稍放松了双手。

  杨景天右手托起她的背部,伸出左手,让长袍自肩滑下,穿出双臂,落在草地上。

  至此,何卓芳的上身已全部展露无遗。无法抑止袭来的羞意,何卓芳的右手遮起了半张俏脸。

  “啊啊……景天……羞死人了……”

  何卓芳完全不敢看着杨景天,双眼又闭了起来。虽然如此,她仍然感到晚风吹拂上了双腿之间,因为长裙已被温柔地除下了。

  何卓芳低声问道:“景天……我……还好吗?”

  杨景天在她耳根轻轻一吻,笑道:“完美无缺!”

  何卓芳“唔”地发了一声,双唇紧抿,全身立时绷得紧紧的,发出了轻声的娇息,还是不敢睁开眼来。直到她察觉身体似乎被什么压住了,知道终于到了时候,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眸,杨景天已在她的身体上面,报以安抚的微笑。

  一对赤裸的青年男女,在这片青葱的草丛之中。何卓芳竭力压抑羞怯的情绪,耳语般地小声说道:“景天……嗯……你轻点……”

  杨景天脸上泛出微笑,说道:“卓芳,干脆你来教我好了,因为你比我更有经验。”

  何卓芳心里一羞,道:“这等羞人的事情,我一个女人家,你叫如何开口?”

  杨景天轻抚她的秀发,微笑道:“既然你不教,那只好由景天胡来了。”

  “嗯……”

  何卓芳感受着他双手的爱抚,由发至肩、乳房、手指、小腹……柔嫩的胴体承受着从所未有的刺激,雪般的柔肌随着喘息的增加,逐渐透出淡淡的桃红色。

  何卓芳虽然嫁人十年,但是郭老头每次行事都是来去匆匆,既没有温柔的爱抚,更没有事前的调情,她对于做爱的技巧简直就是一片空白。杨景天对男女之事的认知,就是从“御女神功”上面和自己春梦之中的得知,其实跟何卓芳的认识并没多少差别。

  但是杨景天极尽爱怜地抚弄着何卓芳的每一寸肌肤,他谨慎地引发着何卓芳不绝的低吟和娇喘。

  “我要开始了!”

  “嗯……”

  何卓芳初时尚能勉力压着自己的声音,但是当杨景天全力的在她妙曼的身体上驰骋,她全身的快意似乎齐涌而至,再也顾不住最后的矜持。

  “唔……啊……”

  天上月色隐入云中,地上两人却达到了最绚烂的一刻。

  本楼字节数:28028

总字节数:

【未完待续】

请不要吝啬你手中的“顶”,你们的“顶”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注册享受更多权限>每日签到领取金币>宣传赢VIP/QQ会员>
[ 此帖被零度思念在2014-12-04 19:54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