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爱情][IS同人改寫:英国淫肉抱枕篇][改编:UZI][完]

  (嗯呼呼,今天又能够跟一夏进行单独特训了……)赛西莉亚感到相当的喜悦。

  在围绕着一夏的众女生中,她今天终于能够突破重重障碍,夺得跟一夏进行单对单特训的机会了;虽然现在仍然会被其它人以从旁观看为借口给监视,但是她相信以自己的魅力,早晚能够让一夏主动跟她进行私密特训的。

  到了那个时候,她就比其它人都领先一大步啦!

  (呼呼……嗯呼呼呼……)

  想到自己跟一夏的未来,赛西莉亚就忍不住抱着枕头闷声低笑。

  在她的脑中,早就构筑起两人穿着婚纱举行婚礼的光景。

  啊啊,她甚至能够看到自己跟亲爱的一夏在月光下漫遍花海——「那个,奥尔葛特同学……?」

  「噫呀啊!?」

  赛西莉亚被不熟悉的声音拉回现实了。

  转过头来,她就看到了一个有着红色短发的少女正一脸不解的坐在床边打量着自己。

  「啊,咳嗯!晚上好,照井同学。」

  并不知道自己的形象早就破格无限,赛西莉亚装模作样的干咳了两声,以温文优雅的口吻对新来的室友打招呼。

  在早前德法两国的插班生加入一组之后,其它班也加入了数个新生。

  在她眼前这个名为『照井 白夜』的女孩子,就是来自三组的插班生,从上星期开始跟她成为了室友。

  虽然已经共渡了一星期的合伙生活,但是因为班别不同的影响,赛西莉亚跟白夜还没有跟前任室友那样熟络。

  赛西莉亚甚至记不起她的自我介绍。

  硬要说的话,她只记得当时灯光好像怪怪的,冒出了深绿色的甚么——「对了,奥尔葛特同学。」

  「嗯,照井同学,怎么了吗?」

  刚好把身上的制服换成休息用的蕾丝睡袍,赛西莉亚转头望向了白夜。

  下一秒,她就看到一道深绿色的影子从眼前掠过,让她不禁因此眨了眨眼。

  (……)

  在这刹那间,她的心底浮现了一种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面,被温暖被窝包围的安心感;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却让赛西莉亚想要放弃去思考任何东西——「……奥尔葛特同学。」

  「……嗯……?啊,对不起!那个,我似乎是有点倦了……不好意思。」回神过来,总觉得自己恍惚了几秒钟的赛西莉亚有点着慌地回应白夜带着不安语调的声音;虽然那份安逸得令人莫名地松弛起来的感觉来得很突然,可是赛西莉亚想了想也没发现甚么奇怪的地方,很快就把这个疑问给忘记了。

  「那个……我有点重要的事情想拜托奥尔葛特同学……」「重要的,事情?」

  赛西莉亚歪头。

  虽然这位室友平常不怎么主动交谈所以不能说得上很熟悉,可是赛西莉亚也知道白夜并不是没事就对人提出请求的类型。

  「虽然这样说很突然……可是,我要是没抱枕的话,就无法睡着……」「……哈啊……」

  白夜这句话说得相当的突兀。

  在缺乏对白夜的认识底下,赛西莉亚并不能摸清她这句话的念意。

  「以前的抱枕在更换房间时弄破了,已经没法再用……所以……」说到一半,白夜用深绿色的眼睛凝望着赛西莉亚。

  「所以——能请奥尔葛特同学,当我的抱枕吗?」听到这句话,赛西莉亚整个人呆住。

  她可没有想到对方对自己提出的请求,居然会是要求当人肉抱枕这种事。

  这件事对她来说实在——

  「哈啊……当然可以啊,我还以为会是甚么重要的问题呢。」实在太容易了。

  故作夸张地对白夜叹气,赛西莉亚没好作的回答。

  ——赛西莉亚并不知道的是照井白夜并不是普通的插班生。

  有着南方小国的血统,根据母系祖国的命令被派来IS学园的白夜不单是名间谍,更有着某个特异的身份。

  为了暗中获取世界唯一的男性IS驱动者的数据数据,白夜借着靠近英国候补生进行调查,更依照祖国的命令对赛西莉亚使用了特殊的脑波干扰装置。

  在成为室友的第一天,白夜已经对赛西莉亚进行脑波干涉,让自己的说话能够得到更强烈的说服力。

  在将近十天的时间里,赛西莉亚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对白夜所讲的各种理由都感到信服。

  脑波被深深影响的现在,她已经没有反抗白夜的机会——「那么……」

  「啊,请等一下。」

  主动把窗帘拉好,白夜叫住了想要直接钻入被窝里的赛西莉亚。

  而被叫住的当事人则是一脸不解地把拉起的被褥放回原处,望向白夜;随着手臂的动弹,赛西莉亚那比同龄来得丰满的胸脯轻轻的荡漾了几下。

  「照井同学,请问怎么了吗?」

  「那个……我其实习惯了对抱枕用很亲切的称呼,所以希望你在我们两人共处的时候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啊,赛西莉亚……」「啊啦,嘛……」

  想了想,赛西莉亚很快就点了点头。

  毕竟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习惯,她心想这多半是白夜独特的生活风格,所以并没有多作疑问。

  更不要说,现在的她连作出疑问的能力都没有,根本不会反对。

  「我知道了。那么……白夜。」

  「对,对,这就很好了……啊,对了,赛西莉亚。」万分欢愉的白夜没有压抑自己带笑的表情。

  「对了,我向来都不让抱枕包着套子,所以请赛西莉亚你把身上的睡袍跟内衣全部脱掉吧。」

  「嗯,我知道了。」

  没有多作犹豫,赛西莉亚的双手很快就摸上了柔滑的睡袍上面。

  随着布帛跟肌肤间产生的轻柔磨擦音响起,从赛西莉亚身上卸下来的半透明睡袍变回了紫色的布匹,让她雪白的皮肤跟淡蓝的蕾丝内衣暴露在灯光下。

  并没有因此停顿下来,也没有在意白夜那朝着自己上下打量的奇怪目光,她微微垂低上身并把手伸到背后,让丰软的胸脯朝前倾露白滑乳肉。

  随着胸罩被解开掉落在地上,那双巨乳也挣脱了束缚似的在空气中摆荡出美艳的弧线。

  「记,记着内裤也得脱喔。」

  「我怎么会忘记呢?」

  赛西莉亚以行动响应着白夜那咽着口水作出的催促。

  轻轻转过身子背着着白夜,赛西莉亚很自然地把双手移到臀侧,手指轻巧地勾在内裤幼细的两缘,在弯身同时将之缓缓脱下。

  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动作直接将一丝不挂的下半身尽情暴露在白夜的视线之中,让对方将自己的阴部跟肛门都看个清清楚楚。

  「哇啊……赛西莉亚,你的阴毛真多呢……可是很整齐哪……」「白夜,作为淑女,修剪体毛可是必修课程之一呢。」淡然自若的响应着,赛西莉亚根本没有察觉到在认识不到半个月的人面前将生殖器公开展示出来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

  脱光了身上所有衣物之后,她在白夜眼前转身个圈以示自己全裸。

  「赛西莉亚的身体真漂亮哪。要是有男孩子在场的话,一定会忍不住直接把你扑倒在床上肆意奸淫吧?」

  「白,白夜!女孩子可不能——」

  「对了,我从来不允许抱枕介怀我的言行,懂了吗?赛西莉亚。」面对赛西莉亚表情剧变的反应,白夜毫不犹豫地作出强硬口吻的指令。

  在脑波受到干扰的当下,赛西莉亚连发怒跟不满的权利也被剥夺,陷入了不寻常的停顿。

  「——啊,咦?」

  短暂的三秒经过,赛西莉亚这才回过神来。

  「啊啦……?我,刚刚……」

  「刚刚在说赛西莉亚的身体又漂亮又性感,很受男孩子欢迎啦。」迅捷地接话的白夜不着痕迹地将刚才的话题扭回自己想要的方向。

  「要是有男孩子在场的话,赛西莉亚肯定会被按在床上无法反抗,让他们用肉棒不断奸淫了吧?」

  「讨,讨厌啦……要,要是一夏的话才不会那样……」似乎是联想到了某个人物,赛西莉亚掩着脸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这个反应似乎也是超出了白夜的预计,让她不禁为之哑然。

  「白夜,这样就可以了吗?」

  再度揪起被褥,赛西莉亚静待白夜作出确认就随时钻进被窝。

  虽然有空调维持温度,可是一直全裸对赛西莉亚来说也是有点冷,让她感到阵阵轻微的凉意。

  「超棒的。那么来睡吧!」

  随口回答完,白夜很快就把身上的活动服脱掉,尾随赛西莉亚钻进被窝中。

  就在这个时候,赛西莉亚的视线瞄到了白夜身上的某处,让她整个人呆住。

  「白,白夜……那,那个是……?」

  「啊啊,我向来都是习惯裸睡的,所以不用在意。」「我,我的意思是……在,在那里的那个……那个东西……」口齿不清地回答着,赛西莉亚伸出手指指向了白夜的胯间;在白夜双腿之间并没有女性该有的阴道,取而代之的是长度超过十公分,软软垂坠的肉棒。

  赛西莉亚当然不会知道,白夜这个等同国家间谍的存在并不是纯粹的女性。

  「啊啊,我因为一些家庭因素接受过变性手术而已,不是甚么大问题。」整个人缩在被窝中,白夜轻描淡写的回答着。

  「原来是这样……」

  听到家庭因素四字,赛西莉亚很聪明的不再追问。

  她却不知道白夜这句回答半对半错。

  在IS盛行后不久,白夜的祖国为了尽快得到各种驱动数据,让本来是男性的白夜成为了专属特工,开始了二重作战。

  为了让白夜进入IS学园,她不单接受了变性手术,更注射了特殊的药物让遗传因子也变得跟女性无异。

  最后白夜很幸运地通过了适性测试,以插班生的身份潜入了学校。

  换句话说,忽略掉男性生殖器这个最大的要素,白夜在性别上可以视为货真价实的女孩子。

  除了控制赛西莉亚夺取一夏的驱动记录之外,他的任务还有另外一个协助研究发展的重要的因素。

  「抱歉呢,没早点把事情说清楚。」

  「真是的!这种事情打从一开始就解释清楚嘛!害我被吓一跳了……」有点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赛西莉亚任由白夜的双手绕过腰枝,将自己用力的紧抱在怀里。

  虽然动作上白夜跟女性无异,可是那根逐渐硬涨起来并顶往自己下身的肉棒却让赛西莉亚忍不住颤了颤身子。

  (烫烫的,硬硬的呢……)

  那阵莫名其妙的感觉令赛西莉亚感到一阵没来由的不安。

  不知道为甚么,她总觉得有甚么地方好像怪怪的;可是左思右想,她都没能想到感受到不协调的原因从何而来。

  「嗯,赛西莉亚,你的皮肤真是光滑啊,抱起来也很舒服……」「呼呼,多谢赞赏,这可是我的荣幸呢。」

  其中一只手在赛西莉亚那比丝绸更为光滑的美背上面来回抚摸,白夜吐出了由衷的赞叹。

  ——白夜的第二个任务是『夺取』赛西莉亚。

  根据祖国的研究,要是能够得到候补生的遗传因子图样,就有可能利用人工受精的方式精制出能够操作IS的男性士兵;为了得到最精良的母体,白夜依从祖国的分析跟推断,选择了赛西莉亚为目标。

  在众多候补生之中,她的个性最容易被外来因素干扰,加上作为后盾的家族也只余下赛西莉亚本人,相对来说是最好接近的对象。

  而将女性夺取的最佳定义之一,就是从肉体跟精神把对方给完全征服——浑然未觉自己已经堕入狼爪,赛西莉亚静静地承受着白夜的抱拥。

  「接下来我要摸胸脯了喔?」

  「嗯,咦……呀!」

  不待赛西莉亚有所反应,白夜双手已经摸到那双硕大而柔软的果实上面。

  在白夜那毫不顾忌的动作下,赛西莉亚的胸脯被不断的揉捏着,变换出各种淫秽的形状。

  时而探摸,时而挑逗,时而磨蹭,白夜的指尖以充满技术的灵巧方式不断变换位置,对赛西莉亚成熟的肉作出持续刺激,逐步将她的性欲勾起。

  「怎么,舒服吗?」

  「唔……啊、啊嗯!有,有点痒……可是,好舒服……」面对白夜言语上的逗弄,脑波被干扰的赛西莉亚只能率直地作出回答。

  随着香汗从美肌上面慢慢渗溢而出,她的乳尖也静悄悄的翘起。

  「赛西莉亚,我想从正面抱着你,快点转过来对着我吧。」「嗯……哈啊,可……可是……」

  被玩弄着胸脯,赛西莉亚残留的理性依旧在警醒着她这个状况的不寻常,让她没有马上答应白夜的指令。

  见状,白夜只是用食指跟中指同时磨弄赛西莉亚的乳尖,让她吐出了娇美的呻吟。

  「抱枕可不会害羞的喔,来,乖乖的看着我吧……」「唔……啊,好,好的……」

  思绪被再度打断,声音已经微微颤抖起来的赛西莉亚依言转过身去。

  雪白的乳肉呈现漂充的碗形曲线,在重力下微微坠垂,让胸脯的柔嫩脂肪跟白夜的掌心作出了更加亲密的接触。

  随着白夜来回搓揉,轻轻摇荡的胸脯也透起了丝丝嫣红。

  「乳头也挺起来了呢,赛西莉亚感到很舒服吗?明明只是个人肉抱枕,也比我想象中来得淫荡哪……」

  「嗯……啊,嗯……讨厌啦……」

  从触感就能断言赛西莉亚的乳头已经完全勃突,白夜一边以言语进一步调戏怀里的英国美少女,一边用手指绕着乳轮爱抚。

  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正在被性骚扰,赛西莉亚只是率直地接受来自肉体的甘美感觉,作出了再也自然不过,却让身心进一步陷落的反应。

  在赛西莉亚转身之后,白夜的双手就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啊……」

  「又柔软,又有香味,赛西莉亚你真是个最棒的抱枕了呢。」享受着赛西莉亚那丰软的胸脯挤压,白夜双手再度移到她的玉背上面,轻柔地上下抚动。

  彷佛被触发开关一样,赛西莉亚也很自然地伸出双手,将白夜轻轻搂住。

  「换了是男人的话,绝对会趁这个时候侵犯你的呢……你真的是个淫荡的人肉抱枕啊,赛西莉亚……」

  「我……我才不是这么,啊嗯……随便的人呢……」被影响的大脑思考将现在的状况列入了再也正常不过的日常范围,赛西莉亚并没有阻止白夜毛手毛脚的念头,只是把挑逗之言当成平常聊天的话题,随口就作出回应。

  白夜的双手则是无声无息的下滑,开始搓弄那被称为安产型也不为过,跟胸脯同样丰满的肥美翘臀。

  在这一挤一抱之下,白夜的肉棒已经列在赛西莉亚的小腹上面,让她不禁将视线往下移。

  「唔……白,白夜……那个……」

  「啊啊,不好意思,因为赛西莉亚的身体太香太软了,所以我不小心就兴奋起来啦……不过作为抱枕的话你也没必要在意,不是吗?」「虽,虽然是这样说……嗯……」

  不让她有思考的机会,白夜再度拿出『赛西莉亚=抱枕』的错误逻辑。

  在抱有疑问前再度被抹去心底的迷思,赛西莉亚很快就选择了放弃怀疑;正如白夜所讲,作为一个人肉抱枕不需要对这些事胡思乱想。

  得到了默许,白夜那半硬的肉棒正缓缓的列着赛西莉亚的下半身,开始微微的磨蹭着。

  「对了,赛西莉亚,伸出舌头可以吗?」

  「嗯,好的……这样——呜嗯!?」

  才刚伸出舌头,赛西莉亚就被白夜急促的强吻。

  想要退开的上半身被白夜用一只手按住背部,双脚彼此交缠的她只能尝试挪动头部松开嘴巴;然而,在白夜高超的嘴舌技巧底下,赛西莉亚的舌头不单没法离开,更被白夜的舌头缠在一起。

  在挣扎的过程中,赛西莉亚的唾液被白夜一口又一口的啜去,她也在尝试缩回舌头时被白夜强行灌了好几口唾液,只能将之咽下。

  察觉到怀中的美少女鼻息逐渐粗重,同时享受丰臀跟香舌的二重美味,白夜待赛西莉亚再度闷哼出声时才松开了嘴。

  「呼……哈啊,哈啊……」

  「……嗯,小舌头果然美味,赛西莉亚你真是个诱人犯罪的美少女呢。」「……白夜……你,你这样太……太突然了……」脸上冒出几分恍惚的神情,意识开始沉醉在甘美快感当中的赛西莉亚有气无力地想要诉说甚么似的呢喃着。

  早已熟读她的个人数据,白夜也大抵能够猜到赛西莉亚想说这是初吻之类的小孩子发言,所以心里早有对应。

  「这只是我用舌头抱着你的舌头而已,跟接吻是不一样的喔……而且你作为我的专用抱枕,需要作出这种事是很正常的……对吧?」白夜的耳语钻进了赛西莉亚的脑袋中,让视野早已迷朦一片的她不禁下意识地点头。

  「真乖。那来继续啰。」

  「啊……唔,姆嗯!?」

  呼吸还未梳整好的赛西莉亚再度被白夜张嘴深吻,整个小嘴被覆盖着似的承受白舌嘴唇跟舌头的同时攻击。把赛西莉亚的丁香小舌纠缠着,白夜的舌头不时灵活地舔弄唇肉,偶尔亦以两颊用力吸吮她的舌尖,双手也不停的把玩着艳满而软嫩的臀肉。

  揉捏跟拍打交错的节奏在赛西莉亚的胸里形成了美妙的波浪,让她忍不住闭上眼睛,放开心神享受白夜带来的舒畅快感。

  「……呼……赛西莉亚,你知道你刚刚的表情多么淫荡吗?在别的国家恐怕会被当成最下贱的妓女喔?」

  「哈啊……哈啊……我……我可是奥、奥尔葛特的继承人……可不会允许异性随意触碰我……唔,姆嗯……?」

  话才说到一半,赛西莉亚再度被深吻打断。

  连齿缝也不被放过,她任由白夜的舌头跟嘴唇蹂躏着自己的嘴巴,把接吻方面的所有初体验都完全占有;在这一刻,赛西莉亚对刚刚种种行为的概念仍然被强制停留在『使用抱枕的习惯』上,连白夜下半身那跟男性无异的肉棒也没有感到半分奇怪。

  即使在彼此唇舌交缠不清的时间里,赛西莉亚就算感觉到肉棒抵着小腹一颤一颤,也没有感受到任何怀疑,只是专心咽下白夜送到嘴中的唾液。

  直到赛西莉亚的呼吸变得钝浊,白夜才再次松开嘴巴让她可以呼气。

  「嘴唇跟舌头也很适合让我的嘴巴当抱枕呢……真是专业的人肉抱枕啊,赛西莉亚……」

  「嗯,啾……哈啊,哈啊……?」

  又嚼又咬又啜又舔,被白夜以各种方式淫玩良久的赛西莉亚嘴角流出了混合着两人唾液的半透明水滴。

  眼神恍惚地望向前方,她出自本能地舐了一下嘴唇,将连系着两人嘴舌的银色唾丝给舔掉。

  仔细盯着脸颊泛起潮红的赛西莉亚,白夜很快就制定了下个步骤。

  「赛西莉亚,赛西莉亚。」

  「……呼,嗯……?」

  听到了白夜的叫唤,赛西莉亚在朦胧的快感中将眼眸微微睁开。

  然后,她就看到了前后扭动着腰枝,把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在自己下半身来回磨蹭,露出奇妙表情的白夜。

  「不好意思啊,肉棒勃起之后得找个枕套把它好好收起来……」这样说着,白夜有意无意的挪动身体,让硬挺着的肉棒前端顶到了赛西莉亚的阴部。

  阴唇被想要挤进里面的龟头轻轻往左右逼开的奇妙感觉,让赛西莉亚忍不住打了个没来由的寒颤,随即感到阵阵轻微的空虚感从下腹部传来。

  「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借赛西莉亚的阴道把肉棒放进去固定住呢……」保持着紧抱赛西莉亚的动作,脸上笑容已是不带半分亲切的白夜低声说着。

  经过了那么长的爱抚,加上脑波干扰的效果一直发挥,赛西莉亚的阴道早已分泌出充足的爱液。

  「那个……噫呜!?」

  故意动腰打断她的话,白夜挺腰让龟头紧紧贴在阴唇上面往内挤。

  彷佛从身体深处冒起火花似的感觉,让赛西莉亚吐出了香艳的声音。

  「不,不行……嗯啊啊……?」

  在等待着赛西莉亚回应时,白夜的左掌很自然地移到了她丰满的胸脯上面再次,配合摸臀的右手开始同时继续抚摸,嘴舌也不时向她的锁骨跟耳垂作出第二波攻势。

  被紧抱在怀,赛西莉亚全身上下也受到白夜高超的爱抚技巧给玩弄着,白滑光洁的肌肤逐渐浮出点点脂汗,冒起了异常艳丽的淡淡绯红。

  想要逃离这甘美感觉的身体已经无力挣脱对方,赛西莉亚只能扭动娇躯作出毫无成效的抵抗。

  「我……我还是处,嗯喔……处女呢……?」

  听到她拼命挤出的回答,白夜笑了笑。

  「放心吧,赛西莉亚……来,看着我……」

  「呼嗯……咦——」

  趁着赛西莉亚眼神迷离没有集中的刹那,白夜在她面前扬了一下左手,让食指戴着的戒指朝着赛西莉亚的瞳孔直接照射出深绿色的特殊光。

  「记着,抱枕是不能作出质疑的喔……不管作甚么也好,都只是抱枕具备的功能而已……」

  「……」

  脸泛红潮,赛西莉亚默默的倾听着白夜倒错常理的指令。

  本来已经受到严重影响的她在这阵干扰脑波跟思考域的光波底下,陷入了更深的空洞里面,让白夜的声音加剧侵蚀。

  而白夜笑得无比愉快的表情在这时候更是带着男性独特的狰狞感觉。

  在第一天对赛西莉亚进行脑波干扰时,这份支配他人的快感就让白夜感受到无上的愉悦;在祖国暗默同意的状况底下,他亦尽情的进行洗脑,也开始对这个任务带来的好处感到难以自拔。

  待指令渗透进对方的思考之后,白夜很快就收回左手的戒指。

  随着绿光消失,赛西莉亚的眼神从空洞变回该有的灵动,然后很快就重新涌起女性陷入春情时才会露出的迷离。

  「赛西莉亚现在只是抱枕,所以不会因为这样就失去处女喔……」「唔……嗯嗯……?」

  双手指尖同时逗弄乳头跟阴蒂,白夜轻轻啜咬拉扯着她的耳垂,吐出低沉的耳语。

  「而且我是女的,又怎么能跟你做爱呢?所以啊,这些都只是我使用抱枕的习惯而已……没有甚么好奇怪的,对吧……」

  「嗯嗯……啊……的,的确是呢……使用抱枕而已,啊!又,又怎么会跟处女有关系……哼嗯……?」

  脸颊泛起桃红的赛西莉亚断断续续地作出同意。

  春情即将泛滥,加上白夜连二接三迭置在脑海的暗示产生功用,让赛西莉亚的逻辑思维出现了崩损的缺口。

  「那么,我要把肉棒放到赛西莉亚的阴道里面了啰?要把赛西莉亚当成比谁都要淫荡,只属于我的人肉抱枕了啰?」

  「嗯……没,没问题的……请好好的使用我,噫呀啊啊啊!」得到了赛西莉亚的同意时,白夜就马上猛力挺腰前推,一鼓作气将肉棒直接插进赛西莉亚未被任何人接触过的阴道里面。

  被意外粗壮的肉棒大大撑开,她的阴唇持续作出细微的颤抖。

  同时,鲜红的处女血也从赛西莉亚的阴道中溢漏出来,顺着肉棒流到事前准备好的浴巾上面。

  「唔,呼……这样子我就能好好的『使用』抱枕了呢。谢谢你当我的人肉抱枕啊,赛西莉亚。」

  「不,不客气……呜!嗯……帮,帮助他人是贵族的,啊啊!」被肉棒轻轻往体内一顶,赛西莉亚的话就被剧痛打断;即为如此,被搂在臂弯的她仍然忍耐着疼痛对白夜露出了微笑。

  即使身心也被白夜所支配,作为奥尔葛特家后裔的尊严依旧让赛西莉亚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努力维持着优雅的神态。

  当然,她根本不会知道,被一个变性人用莫名其妙的理由夺去处女这件事本身就足以让奥尔葛特家族颜面扫地;就算知道了这个现实,她亦只会被白夜使用脑波干扰而将一切的贵族荣耀抛诸脑后吧?

  「真紧,不愧是处女……呼!」

  没在理会赛西莉亚逛强的原因,白夜只是打从心底享受着久违的女性肉体。

  每挺动一次腰杆,白夜便会感受到阴道的肉壁紧紧地夹着肉棒全体进行细腻的磨蹭,彷佛有无数的手指在温柔地进行爱抚一样,让人感到无比的畅快。

  当然,白夜并没有因此停下动作,而是缓缓的以小幅度抽送,让肉棒继续在赛西莉亚未被开拓的阴道中缓慢进出,刺激着她的性欲。

  「呜……嗯,啊啊……感,感觉麻麻的……呼嗯……?」「接下来可是要抱上整个晚上,赛西莉亚也得加油……啊!」「噫呀!我,我知道了……我会……嗯……努力完成抱枕,呵嗯……该作的事……?」

  保持着肉体交合的状况,白夜不断的进行爱抚刺激赛西莉亚的身体,也不忘作出接吻分散她的注意力。

  在白夜的重重爱抚下,赛西莉亚渐渐从被破处的剧痛中解脱,早已酝酿起阵阵快感的肉体也得以尽情享受那鲜烈的撞击。

  「啊……唔嗯嗯……好,好舒服……全身都……啊啊……??」每当白夜挺进体内,赛西莉亚就会感到从阴道传来一阵强烈的电流,令她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弓起腰枝迎合;肉棒在阴道内的冲撞也好,离开时拉动肉壁勾起的磨擦也好,都使她的手脚不由自主地痉挛。

  交换着唾液,舌头紧密地绞缠彼此,赛西莉亚顺从地配合白夜的一切动作。

  「唔唔……呜,哼嗯……??」

  即使嘴巴被堵住,赛西莉亚的呻吟依旧没有停下来过。

  咿咿呀呀的呻吟着,她卖力地扭动着疲惫的身体,沉醉在那让脑袋迷糊不堪的快感中。

  「呜喔,真会夹呢!赛西莉亚,你明明是个处女都这么饥渴啊?要是被织斑知道你这么淫乱的话,那可是大问题啰?」

  「唔,嗯……我,我才不饥渴……而且,啊啊!我,我可是生于大英……大英帝国……呼嗯……上,上流的……贵族女性……噫喔??」作出意味不明的响应,赛西莉亚作着跟嘴中所说内容完全相反的行动,肆意地享受着白夜持续不断的抽送。

  她可没察觉到,真正的贵族不可能把贞操就这样双手献给外人。

  她也没发觉到,真正的淑女不会在首次做爱时就尽情投入享受快感。

  赛西莉亚现在唯一知道的就只有自己正在帮助同学,为了让『她』可以安心入睡而充当人肉抱枕。

  「喔喔……赛西莉亚的阴道又窄又有弹性,用来套着我的肉棒也刚刚好,真是太棒了……」

  「啊啊!那……唔,嗯嗯……真的是,我的……啊!荣,荣幸呢……??」爱液跟前列汁随着阴道的挤弄混合在一起,在肉棒开始使劲抽插的时候从她的阴唇间喷溅而出,让浴巾上的处女血痕混杂了更为鲜艳的淫猥色彩。

  每次挺进,赛西莉亚的阴道也会依从着女性的生殖本能,主动夹缠着肉棒不让它离开,勾起更多的磨擦刺激着她;而在白夜挺腰冲刺时,她的身体也会下意识地作出配合,让龟头能够撞在最深处。

  随着白夜的抽插频率加剧,两人间的交合部位也挤出更加稠密的水声。

  「啊,嗯,啊啊……很,很舒服……好像,好像要飘起来一样……??」胸脯在身体的摇动中左右摆荡,赛西莉亚的心神也在强烈的快感中变得彷佛飘浮起来似的,手脚也很自然地搂缠在白夜身上。

  享受着香汗淋漓的美人娇躯,白夜把她按倒在床上,配合体重作出更加激烈的最后冲刺。

  「噫啊,嗯嗯!啊,啊啊……嗯……噫啊!好,好胀……嗯嗯??」被白夜不断刺激阴道的最深处,赛西莉亚从咽喉吐出了不成任何语列的桃色闷哼。

  即使手脚已经在层层快感的熏陶下发软乏力,她依然紧紧抱着对方,尽责地履行自己身为人肉抱枕的使命。

  「唔,呼……我也,差不多要射精了呢……」

  「嗯,呼嗯,咦?啊啊,那……唔嗯!那样……我会,啊啊,相,相当困扰的……咕喔喔喔??」

  说到途中被白夜等同奇袭的猛挺重重撞在子宫口上,赛西莉亚的疑问变成了跟妓女没两样的下流呻吟声。

  「放心啦,抱枕怎么可能怀孕?你说对吗,赛西莉亚?」「咕,唔嗯……啊啊……对,对呢……呜嗯!抱……抱枕才……啊啊!才不会怀……咕嗯!怀孕……??」

  每一句话都断断续续,赛西莉亚根本没发现自己语句中的逻辑问题。

  见状,白夜也乐得将之忽视,专心准备在她的膣内射精。

  「唔姆,啊啊啊!嗯,嗯啊!」

  在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刺激下,连眼泪跟鼻水也无法忍住的赛西莉亚只能以叫喊声作为反应,身体却是忠实地紧紧缠着微微涨凸的肉棒。

  也许是为了平衡身体,亦可能是想要顺从女性本能,她的两脚无意识地扣着白夜的腰杆将全身固定在他的怀里。

  而这个动作也成为了给予白夜的最后一个刺激。

  「唔,呜嗯,呜嗯嗯嗯!???」

  嘴巴被堵住,身体紧密地贴在一起,赛西莉亚那早就朦胧不清的意识被向着子宫重重一撞的肉棒推上了绝顶的高潮之中。

  下半身不断颤抖,整个人无法阻止肌肉痉挛,赛西莉亚那空白一片的意识里就只残留着阴道擅自抽搐挤弄着肉棒,彷佛要把一股股新鲜的精液都挤出来似地作出春意泛滥的蠕动反应。

  「啊啊……啊,嗯……??」

  在赛西莉亚看不到的地方,两人密切紧贴着的生殖器正作出微细的颤动,将浓厚的浆状精液一点一点的朝最内侧推挤进去。

  「呼,这样子就比较好了……多谢你成为人肉抱枕啊,赛西莉亚。」「不……不用客,气……哼嗯……??」

  依偎着彼此的身体,白夜跟赛西莉亚只是静静地喘息着。

  淫水跟精液混成淆浊的稠汁,加上两人的体臭在床上酝酿着独特的气味。

  「不过。」

  瞬间,赛西莉亚就感觉在自己的膣内传来一阵强烈的麻痒跟饱涨感。

  未有反应的空间,她已经感到重度获得硬挺的肉棒充满精力地在她的阴道中来回进出。

  「嗯啊啊!???」

  「习惯上,我不劳动一下身体的话就很难安睡……所以赛西莉亚,请你多加油一会啰?」

  把赛西莉亚按倒在床,带着戏谑笑容的白夜重新进行第二轮抽插。

  并不知道白夜那句话代表了自己将要进行整个晚上的性交,赛西莉亚唯一能够做的事就只有咬着银牙把喘息按捺下去,摆动臀部配合对方的肉棒抽插。

  失去处子之身的少女发出了甘美的悲鸣。

  这个晚上,还漫长得很——

  在赛西莉亚回复意识的时候,她就感到刺眼的太阳光正从窗缘照射进来。

  「……唔嗯……哈,哈啊……??」

  从下半身带着节奏般间竭地传到脑袋,电流似的甘美快感很快就把她的睡意驱散一空。

  睁开半眯起来的眼睛,她就看到了白夜笑着对自己打招呼。

  「早安啊,赛西莉亚。」

  「早……唔嗯!早,早上……好……哼嗯……??」压抑着想要放浪呻吟的冲动,半睡半醒的赛西莉亚保持着优雅的态度,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而在白夜的视线里,赛西莉亚那因为连番高潮而被春情跟性欲快感所扭曲的荡漾笑意,只会带来更多的侵占欲。

  「嘛,再给我睡个五分钟……吧!」

  「噫呀啊!??」

  随着龟头轻轻扣撞子宫口,赛西莉亚只感到脑髓彷佛冒起了璀璨的火花,让甘甜的美妙感觉灌注在她的身心之中似的。

  被刺激了一个晚上,身体早就完全接纳白夜那属于雄性的部份,充份发情起来的阴道违背着赛西莉亚稍稍回复过来的理智,贪婪地纠缠着肉棒,以肉壁进行无数细腻的吸吮。

  「不,不行……大清早就那,啊啊!那么,激烈甚么的……嗯嗯??」没有回话,白夜只是作着跟突袭没两样的猛烈抽插。

  不亚于昨天晚上的凶暴,肉棒疯狂地冲撞着赛西莉亚的深处,彷佛跟子宫口进行着嘻戏般触碰彼此,刺激着夜里残留的性欲余韵。

  只是片刻时间,赛西莉亚就再度被送上高潮。

  「啊,呜喔喔喔,嗯喔喔!!??」

  愉乐的电流传娟了赛西莉亚的全身,让她的肉壁作出不寻常的剧烈蠕动,本能地将从肉棒中喷洒出来的精液一点一点的往内挤啜。

  「呼……」

  「……哈,啊……哈啊,哈啊……??」

  双眼翻白,伸出的舌头滴下唾液,只能发出粗重喘息的赛西莉亚浑身上下也是汗臭跟体臭混合出来的浓厚牝味,跟平常高贵优雅的印象截然不同。

  试问谁会想象得到,堂堂英国代表候补生浑身赤裸地被压在床上,让阴道不知羞耻地紧夹着肉棒不放,并露出跟妓女毫无分别的淫荡表情呢?

  「谢谢款待。」

  说着带上多种含意的感谢语,白夜抽出了肉棒。

  彷佛依依不舍的恋人一样,赛西莉亚的阴道在龟头穿过紧窄的阴唇间时,响起了啵啵细响,让混雍着淡淡嫣红的白浊汁液从肉缝中无声溢出。

  「那么,我先去洗澡啰。赛西莉亚你也快点梳洗啦。」「嗯……好,的……??」

  完全陷入了高潮后的恍惚,赛西莉亚只能含糊地作出回应。

  就这样,她充当人肉抱枕的晚上就此告一段落。

  可是,赛西莉亚永远不会知道,这个晚上代表了白夜的行动将会进一步在她身上扩展开来——

  最近的赛西莉亚感到自己似乎有点不适。

  不单体重有点增加,连胃口也有些变化更是出乎预料;她可从来没想象过自己原来那么喜欢德国制的酸椰菜。

  可是这些事情比起今天的收获也是小事。

  (今天又能够跟一夏进行单独特训了……)

  想到刚刚的场面,赛西莉亚感到相当的喜悦。

  虽然今天仍然未能夺得跟一夏独处的机会,可是她能够感觉到自己准备踏入优势;要是能够维持这个情况的话,要把其它竞争对手抛在后头可是比甚么都要来得容易呢!

  (到了那个时候……呼呼呼……)

  赛西莉亚的脑袋里已经很自然地完成了构图。

  含情脉脉地对望的她跟一夏,正准备在星海的注视下进行热情的拥吻——「赛?西?莉?亚。」

  「呜哇!?」

  带着既视感的场景再度出现。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到那深绿色的幽光,赛西莉亚很快就装作从短暂的沉思中回神过来,望向一丝不挂的白夜。

  不知怎的,赛西莉亚感到胸口传来一阵莫名其妙的鼓动。

  那彷佛是期待,又彷佛是害怕,更像是想要臣服似的,奇妙的感觉。

  「该不会……」

  「哎呀,又得麻烦你了呢……我这个人啊,就是不能换抱枕睡觉的。」让半勃的肉棒轻轻拍在赛西莉亚的脸颊上面,白夜露出了带着深意的一笑。

  赛西莉亚当然不会知道,眼前这位室友的目标已经完全锁定了自己;而她亦无从察觉到自己的身心甚至未来也会丧失自由。

  「真是个麻烦的习惯呢……??」

  赛西莉亚无意识地轻轻舐了一下舌头。

  看来这个夜晚——或者说她以后的夜晚——也会很漫长呢。

  【完】

26098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