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奇幻][沉沦重楼胯下的紫萱] [完]   

  原仙剑三电视剧第29集 : 邪剑仙终於到来,只见蜀山各处,张灯结彩,大家都状似轻松地玩乐。邪剑仙觉有些奇怪,居然没有人严阵以待,不禁起了疑心,小心翼翼,飞往锁妖塔方向。景天身穿飞蓬将军的整套衣装,拿着魔剑独自镇守於塔顶,姿态极酷。邪剑仙又是一愕,上前停在半空,口出狂言,而景天则一付胜券在握之态。 邪剑仙正在疑惑,忽闻一股气味,茂山轻松自若地在吃烧烤,一脸不屑,对邪剑仙全看不入眼内。邪剑仙一怔,疑虑升起,担心景天真的胜券在握,匆匆离开。 众人得知成功暂退邪剑仙,向景天欢呼。紫萱凭感应找至长卿,只见他早已血肉模糊,紫萱心痛至极。 她施法,替长卿疗伤,长卿渐渐醒来。长卿最终因犯案太重被叛死刑。紫萱一心陪长卿死,变作蛇身,众人震惊,当作是妖,一并抓走。紫萱在临死前向长卿坦白,她只为了得一张青春的容颜,才取重楼的心。她从来也不爱任何人,只爱长卿,长卿心痛不已。最危急关头,重楼现身,救走紫萱和长卿。并告知景天长卿的下落。清微获悉後,写信一封,叮嘱常胤马上驾仙船赶往领长卿回来。师兄重逢,常胤递上清微所交的信件,紫萱脸色熬白。

  紫萱:单机RPG游戏《仙剑奇侠传》系列角色之一,《仙剑奇侠传三》女主角,也出场於《仙剑奇侠传三外传·问情篇》。女娲後裔,饱受情爱煎熬三生三世。在面对为了天下苍生而牺牲自己的女娲族宿命时,她坦然献出自己封印锁妖塔。角色名字来源是中草药名。游戏改编电视剧中紫萱的扮演者是唐嫣。

  重楼:不老不死的魔神,魔界的魔尊。做事一意孤行,不计後果,自私自大不问世事,一心想与景天完成千年前的决斗,因景天的缘故而来到人间,阴差阳错了解到人间情爱之事,并深情爱上紫萱,自残双翅。

  长卿:紫萱相恋三世的恋人。被紫萱送入蜀山,被长老收为弟子,武学天赋极高,一度被誉为蜀山一派的接班人,结识紫萱後因其他未知原因让他想起前世的种种,并为情放弃蜀山弟子身份,後蜀山被妖魔所占领,长卿挺身而出,最终挽救蜀山,成为掌门

  圣姑:在第三部中圣姑保护女娲後人紫萱几百年,可也劝说不了紫萱放弃儿女私情。

  「只有神魔的精液,才能使你永葆青春。而合适的,就是魔尊重楼。」「你要主动去勾引他。魔尊胯下女人无数,你要表现的足够淫荡,他才会给你。还有,不必对长卿心生愧歉,你做的一切也是为了他。」「嗯知道了。圣姑。」

  ……

  重楼淫屋内,紫萱缓缓步入其中。

  只见这淫屋名不虚传,虽装饰得雍容华贵,却到处是淫糜的气息。在紫萱左手边,十多个美丽动人的人类年轻女子赤裸着全身,被从墙上与地上长出的数只奇异触手所缠绕。

  那些触手竟似有生命一般,在这些人类女子身上蠕动。有的伸进她们的胯间,熟练地爱抚着她们的蜜穴,拉扯着她们的花瓣,搓揉着她们的花蒂,又在蜜洞与她们後庭里间进进出出,不时地还会扯出大量的蜜汁与私处粉红的嫩肉。有的则攀上了她们雄伟的双峰,在那圣洁的乳尖缠绕盘旋,轻揉慢捏。其中有的女子似是不知受了多久的摧残,阴部与後庭都已是红肿不堪,布满血丝,大量滚烫的黏液源源不绝地被注入她们的前後,却又从里边流出。然而再看她们的神情,一个个都是格外享受。

  而紫萱的右手边,是一群美艳的女妖。而在她们头顶上,虚无之间正大量地滴落白色粘稠液体,仔细一看,竟是男人的精液。这些女妖们争先恐後地用嘴去接着那滴下的精液,含在嘴中品尝回味,嘴里还不停的发出性感销魂的娇叫。

  而她们浑身,几乎已被精液所覆盖,却丝毫不感觉难受,反而各个伸向自己下体胯间进行自淫。光洁的地板上留着不仅是那滴落的精液,还混合着这群女妖自己的蜜液。

  紫萱感到心神恍惚,忙施咒平静下内心,紧走几步来到重楼面前。

  重楼显然是很早便感到紫萱的来到,好整以暇地卧坐於屋中躺椅之上,看着紫萱的来到。

  紫萱心知要想永葆青春,除此之外,别无办法。虽会失贞於另一个男子,却亦是值得的。重楼不动,紫萱只能自己主动。只见女娲後人浑身依旧如平常一般一袭紫衣,秀发盘於脑後,然而这套衣服却性感至极。 只见白色衣裙随夜风拂扬

  待紫萱将外衣除去,紫萱浑身只有一件肚兜与一条亵裤。那肚兜薄如蝉翼,几近完全透明,甚至可以隐约看到两抹粉红色的乳首在肚兜下含苞待放。往下看去,小腹处没有一丝的赘肉,小巧可爱的肚脐在正中央点缀。 而紫萱下身,一双修长而光洁莹白的芊芊细腿勾人魂魄。在大腿根部,那巴掌大小的亵裤根本无法挡住紫萱那隆起的阴阜与浓密的阴毛,反而更增几份诱惑之意。

  面对紫萱的诱惑,重楼毫无反应,依旧卧於躺椅之上,双眼盯着紫萱全身,仿佛略有挑衅之意。紫萱银牙一咬,玉手摸向身後,一拉後颈与美背上两处肚兜活结,那最後的遮蔽随即缓缓飘落,原本紧绷的高耸乳房迫不及待地弹了出来。

  紫萱一对双乳及其饱满圆润又晶莹如玉,双峰之间挤出一道令人痴狂的深深乳沟。

  而尽管生产一子,紫萱的双乳丝毫没有下坠的样子,反而还有些向上微微翘起。

  在那玉女峰顶,两抹红如朱砂一般的乳首宛如像两粒熟透了的新鲜樱桃,绽放出无限的美感,而那两点铜钱般大小的乳晕则嫣红地铺於乳尖之下。呼吸间,紫萱的玉体轻颤,那座挺拔的山峦也随之上下起伏,真是美不胜收。

  看到女娲後人如此动人的胴体,重楼终於略有所动。只听他鼻子中发出「哼」的一声,随即退下裤子。随着重楼的动作,紫萱不由「啊」的叫出声来。只见重楼胯间,一片浓密乌黑的阴毛。旺盛的阴毛之中,一根棒身粗若婴儿前臂,龟头大如鹅蛋一般的可怖阳物映入紫萱眼帘。重楼身为魔尊,不但武艺了得,其胯下之物也异於常人。此刻那物虽然仍软绵绵地坠在重楼身下,一对沉甸甸的卵蛋无声地挂於其下,却也十分令人心惊肉跳,仿佛在那马眼之间,会散出一道光芒一般。

  「男性的阳具……居然也可以有这麽大!」

  紫萱与长卿三世相恋,然而除了丈夫之外,虽常与凡夫俗子虚以委蛇,却从未失身於其他男人。而长卿的前两世,虽生得风流倜傥,但在房事上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甚至患上早泄的毛病。再说那女娲後人,世世都是一个旷世奇淫女子,想要守身如玉如紫萱一般,着实不易。此刻紫萱眼见这根比丈夫粗大不知几倍有余之物,不由得心跳加速,胯间湿润。

  重楼眼见紫萱呼吸急促,也不以为异,缓缓地吐出一个字:「舔。」略一犹豫,紫萱便走上前去,跪坐到重楼的胯前,双手齐用,勉强将那巨根握住,同时张开小嘴,丁香小舌舔着龟头顶端的马眼与肉菱,将自己的唾液均匀地涂抹於其上。一股刺鼻的腥味扑面而来,紫萱皱着眉头,努力地含进巨棒的前半截,螓首上下缓缓摆动起来。紫萱平素性爱都很少与长卿玩什麽花样,更别提口交,此刻却无师自通,一吞一吐竟颇有青楼头牌风范。

  重楼却也没闲着,双手向下一伸,分别抓握住了紫萱的两颗乳球。紫萱一对豪乳不但如玉一般洁白无暇、晶莹剔透,用力揉捏时更能感觉入手如丝般无比滑腻,柔软却不失弹性,在蹂躏变化成各种淫靡的形状後,都能立马恢复原样。

  纵是阅女无数的重楼,也不由感到满意。

  而紫萱显然难以承受重楼对自己躯体的挑弄,两颗巨奶顶端早已坚硬如小石子乳首分别被两指猛地一捏,螓首一震,完美的娇躯不由轻颤,一双美目轻轻闭合,鼻间也发出一声梦呓般销魂的闷哼。

  为了尽快满足魔尊,紫萱小嘴紧紧包覆重楼的龟头,猛地吸了口气,又湿又热的口腔里产生出一股强烈的气流,就像要把那巨根的精液给搾取出来一般。重楼显然也受不住紫萱的口技,龟头一下顶在她的咽喉深处,马眼里一道喷涌而出的精液直射紫萱喉头而出。紫萱猝不及防,被精液一呛,剧烈的咳嗽几声,将一部分液体溅洒在她姣好的脸蛋与白皙的胸部之上,其余不可返回地流进她的食道里去。

  「果然是个骚货,这才吹了个箫就开始发情了?坐上来。」重楼端坐着道。

  射精一次後的巨根却似乎没有萎靡之象,反而比之原来更加膨胀。紫萱抬眼看了眼重楼,努力地一笑,作出一脸渴望性爱的荡妇模样,接着背对重楼,抬起高挺的屁股,努力地分开双腿,一手分开自己的美穴,一手扶着重楼的阴茎。

  重楼的大龟头刚对准自己的洞口,紫萱忽然听到一阵狂吼。紧接着,一个男子如猛兽一般冲了进来。

  紫萱这样背对重楼骑在他的身上,刚好可以看见疯狂闯进来的长卿。长卿也可以从正面看到自己妻子骑在其他男人的大鸡巴上被狂操蜜穴的样子。

  「长卿!你……你怎麽来了?」

  「停下!长卿……我……不要啊,求求你,魔尊……快……拔出去。」紫萱绝望地刚要起身。重楼冷笑一声,道:「什麽?女娲後人。刚才主动要让我插进去,现在却反悔。你当我魔尊重楼是三岁小孩吗?再说你的贱穴早就湿了,装什麽纯情?」说着两手一压紫萱的肩膀,紫萱的身子顿时将那巨根吞没进了她的体内,冲破了那穴壁嫩肉,龟头则是顶在了紫萱的敏感花心之上,只有两个鹅蛋一般大小的睾丸留着外边。

  纵然紫萱并非处女,霎时间,她却还是觉得整个身体仿佛被重楼那根巨物撕裂成两半一般。紫萱吃痛,加上在长卿面前的屈辱,顿时心头一慌,两行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涌出,感觉自己像进入了十八层地狱里一样。

  然而魔尊重楼却从来不知道何为怜香惜玉,腰部猛动,双手托住坐在自己身上的紫萱的芊芊细腰,从下往上像打桩机一样顶着紫萱一阵急抽猛插。紫萱的娇躯也跟着重楼的抽插而上下剧烈震动,两颗硕大丰满的乳球也随之跳舞,打出一波波令人侧目的乳浪。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我的精液来得到长生不老。女娲後人。只有带有我的魔力的精液才能有此功效,否则再多精液也是徒劳。」重楼在紫萱耳边道,「还有你的男人,你觉得我会轻易放过他吗?不如把他阉了来服侍我们吧?」紫萱一惊,心知主动权已丧失殆尽,示弱道:「求求你放过他。我紫萱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

  重楼淫笑几声,道:「那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性奴。如果你让我开心了,我就不阉了你的男人。你知道应该怎麽做吧?」「我是被逼的。如果……如果我不这麽做,长卿……长卿又危险。 」紫萱心里自我安慰道。

  最初的痛楚早已经消失殆尽,余下只有无限的快感。本就已经压抑被抽插带来的快感许久,此刻听到重楼的威胁,紫萱看似被迫其实则是找到一个说服自己淫荡的理由,迫不及待地主动开始扭动纤腰,用蜜穴的吐纳重楼的粗大阳具,享受龟头一次一次猛烈地撞击自己敏感的花心所激起的一波一波快感。什麽道德、贞操、羞耻,早已是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跟重楼做爱的极度舒爽比起来,与长卿的房事简直如杯白开水一般乏味。一次次有力的插入,加上重楼的魔手熟练地在紫萱修长细滑的玉腿与浑圆无比的美臀间轻抚,紫萱发出恨不能一辈子都呆在重楼身边。而长卿注视的目光,初时让紫萱难以接受,然而逐渐地,她却升起一股在相公面前被人侵犯的别样快感。

  看着自己的妻子淫荡欢愉地当着自己面,坐在一个男人身上扭动着纤腰索取快感,口中还不时发出销魂地呻吟声;瞧着重楼那根黝黑粗大的阳具在紫萱那个自己今世都没插过几次的肉壶中策马奔腾,横冲直撞;耳边还回旋着两人的性器间撞击所发出淫靡的「啪啪」声,本该愤怒而不顾一切冲上前去与这对奸夫淫妇理论的长卿,却意外地站立在原地。长卿此刻心里升起的竟然不是羞耻、嫉妒与怒火,反而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兴奋感。而平日紫萱都是一副处变不惊,高贵不可攀的样子,就连做爱也是不曾发出几声浪叫。想到这,长卿感觉自己胯下的阳具竟然不适时宜地硬了起来,顶在自己的裤子下。

  邪剑仙此前激起了长卿的邪念,而淫妻癖,更是这股邪念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忽然,重楼大手一挥,长卿身上的衣裤顿时炸裂开来。紧接着,一圈光圈毫无徵兆地紧紧箍住还未来得及挣紮的徐长卿。

  重楼顺手搓抚起紫萱敏感的阴核,惊得紫萱一阵花枝乱颤。一边在紫萱体内抽插,重楼一边挑衅道:「女娲後人。你的丈夫方才定是在外面窥探已久,偷偷地在那套弄自淫,那条小鸡巴才会如此勃起的吧。你天生就是那出墙红杏,你男人就是那天生的绿毛龟。」

  和重楼那插在紫萱胯下高高怒勃挺翘的粗黑油亮大鸡巴相比,温文尔雅的长卿胯下阳具及时勃起,却也显得又短又细,苍白无力。

  重楼的那根巨物每次抽插都重重顶在紫萱花心之上,紫萱的下身肉穴中泛滥的蜜汁愈来愈多,无法抗拒的快感就如排山倒海般袭来。正当紫萱将要达到高潮时,重楼忽然双手锁住紫萱的纤腰,向上一提,那巨根也随之被拔出,抵在紫萱的蜜穴洞口。紫萱只感觉浑身要被抽干了一般,却由於灵力被重楼压制,无力动弹,只得求饶道:「啊……魔尊大人……求求你不要在折磨我了……快插我……操我吧……」

  只见重楼略一施法,空中出现一行文字。「读完它们,我就给你。」紫萱扫了一眼,顿时感到一阵屈辱。然而重楼的龟头就在紫萱的洞口来回打磨,刺激着她的花唇。紫萱一阵心里斗争後,认命地读出那段文字:「我紫萱……是一个淫荡的女娲後人。我的男人他……他不能给我快乐。我喜欢魔尊重楼的大鸡巴……从现在起,我就是魔尊的专属性奴,长卿今後不能与我上床。若上床被发现,他将会吃下自己的阴茎……我……我紫萱则会……则会被魔物干到脱阴而亡……「

  紫萱断断续续地读完那段文字,重楼便再次开始了疯狂的抽插。紫萱一双美腿不由地一阵抽搐,玉腿末端的十根脚趾蜷曲紧绷,喉头发出一声急促的尖叫,花穴深处猛力一吸,一股淫液像是决堤洪水一般,浇灌在重楼的龟头之上。

  重楼胯间肉棒被那温暖湿润的嫩肉勒得也是一爽,感觉自己的肉棒仿佛要被紫萱的蜜穴口给夹断一般,一运气,一股火热滚烫的精液带着魔族的内力自马眼喷出,喷洒在了紫萱的花心之上。

  紫萱把头部枕在重楼的胸脯上娇喘一阵子,好一会儿才完全平复下自己波涛汹涌的欲火。紫萱回想起刚才自己在重楼身上面对长卿,一通毫无廉耻地表演,「後悔,耻辱」等本应早有的词语霎时间布满紫萱的脑海。紫萱用力想挣脱重楼的怀抱,但重楼一把搂住紫萱,先是在她香唇上轻了口,又在紫萱耳边道:「男人经常去青楼买春,就是想要肏着不同的女人。女人自然也有权力享受其他不同阳具的抽插。再说,你紫萱可是女娲後人,一个阴茎短小,不能让你快活的男人如何配得上操你?人类的狗屁贞节礼教就是骗你的。我重楼也已经把魔力射进你的子宫,你就会长生不老。你也要守信,做我的性奴。不过我可以让你呆在你的相公身边。」

  说完,重楼撤去长卿身上束缚,又把衣物还给二人。紫萱面带复杂表情地看了重楼一眼,与长卿一同离去。

  ……

  长卿与紫萱离开後,重楼大手一挥,门外魔侍看见,立即招呼同伴。不一会儿,几个魔侍左右搀扶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只见那女人浑身只留一件被撕扯得变形的丝质肚兜,半露的一对圆润晶莹的乳峰与修长的大腿上尽是红色的指印。

  大腿之上,浑圆的臀部上鞭痕累累。

  一来到重楼面前,那女人连忙挣脱魔搀扶,大张双腿,露出自己的蜜穴,半蹲着喘息道:「圣姑拜见魔尊主人。」

  只见圣姑两瓣花唇红肿地张开,露出蜜穴里鲜红的嫩肉。接着,一大股白色精液从蜜穴中涌了出来。

  「她今天接了多少客了?」

  「回魔尊。圣姑这婊子今天已经接了五十个人族男性。」重楼点了点头,道:「念在你帮本尊引来紫萱,今天便让你休息。」圣姑一脸喜悦道:「谢魔尊。」

  重楼接着道:「若是平常少女,经过我的阳具的抽送几下,只怕早就阴户开裂而死。紫萱身为女娲後人,果然不同凡响。加以调教,定会成为我魔尊座下又一个出色的性奴。圣姑,时时刻刻要让她身体兴奋。 还有,每天一百个男人,要按时完成。」

  圣姑回道:「是。」

  重楼胯下巨龙一抖,道:「赏你品尝我的巨根。」圣姑一脸欣喜,连忙凑上前去,兴奋地吸啜重楼的阳具,鼻子贴在重楼两腿间的那团黑色阴毛上……

  「紫萱的肉体已经完全被我完全征服。下面我就要拥有她的内心……」

【完】

  12715字节